在线AV > 成人小说 > 家庭乱伦 > 小西的美母教師番外篇—紀容的回憶   点击:加载中
小西的美母教師番外篇—紀容的回憶

「紀姨,別這樣啊。昨天在宿舍裡不是舔得好好的嗎?」

  秦樹的話讓媽媽羞愧不堪,臉上像是火燒了一樣。腦海裡浮現出了
昨天在宿舍當中的情景。

在長樂山莊渡假結束後,秦樹搬進了媽媽在學校的教師宿舍,美其
名是可以更好的照料秦樹的課業與生活。

而事實上,在剛進宿舍的前幾天,秦樹的確是乖巧了許多,不僅作
業如期地完成,晚上也沒有對媽媽有進一步的行動,除了在秦樹無法忍
受時幫秦樹正常的口交之外,一切就像是回到了媽媽失去貞節之前一般,
讓媽媽有種恍如大夢一場的錯覺。

今日,在晚自習開始之前,媽媽在宿舍裡煮麵煮到一半,聽到了開
門的聲音。

『吚呀~』

「咦~秦樹,今天不去晚自習嗎?」

「紀姨,我今天可以留在這裡讀書嗎?」

轉頭看到是秦樹的媽媽,疑惑的問了一句,在得到秦樹的答案之後
不疑有他的繼續著廚房裡的工作。

客廳裡,秦樹隨手將書包丟到了沙發上,打開了電視就愣愣地盯著
瞧。

「來,秦樹,快把麵吃一吃,等等進房間去溫習功課了。」

媽媽端著兩碗麵走到了客廳,將一碗放在秦樹面前之後,也坐在沙
發上吃起了麵。秦樹端起麵的同時,悄悄的看著媽媽,炎熱的天氣使得
媽媽在宿舍內,顧不得教師的形象,穿著無袖的小背心,和下半身簡便
的裙子。

涼涼的風從冷氣口吹出來,面前碗內的熱氣卻從下而上的緩緩升起,
一滴汗珠從媽媽的臉頰往「下滑,一路滑過媽媽精緻的鎖骨,毫不停留
地繼續往下,在光滑潔白的美乳上掠過,最終消失在兩峰之間。

秦樹艱難地吞了一口口水,腦中本該用來幫助思考的血液直直地向
下半身匯集,嘴中下意識地吃著碗中的麵條,下身標準的學生褲卻被撐
起了一個與年齡全不相符的高聳帳篷。

電視裡,氣象主播正訴說著高氣壓持續的籠罩,客廳內似乎也瀰漫
著一股不一樣的氣氛,媽媽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起身將桌子收拾了一下,
催促著秦樹進房開始讀書。

手中的筆不停地轉了又轉,秦樹望著桌上的作業毫無情緒,下半身
的帳篷稍消,卻無法阻止自己邪惡的思緒紛飛。

一陣東張西望,眼尖的秦樹發現了身後的大床上,媽媽回來之後更
換的衣物隨意地放在了上面,一套素色的內衣映入眼簾,最簡單的樣式
卻激起了秦樹最深層的慾望。

『淅瀝瀝......淅瀝瀝.....』

忽地,浴室的花灑聲,進入了秦樹的耳朵,彷彿是壓垮駱駝的最後
一根稻草般,讓秦樹推桌而起,邊走邊脫起了身上的衣服,來到了浴室
的門口。

『吚呀~』

淋浴中的媽媽,沒有注意到浴室的門被悄悄地打開了,淋浴間透明
的玻璃內,一個娥娜多姿的少婦正在沐浴,花灑的水從媽媽的美頸一路
往下,讓潔白的背和翹挺的豐臀染上了誘人的光澤,輕哼著旋律的媽媽
背對著門口,在感受到一陣涼意從淋浴間的門口溜進來的同時,纖細的
腰肢感受到了一雙灼熱的大手。

受到驚嚇的媽媽猛然地回頭,還來不及看到什麼東西,身體就被往
門口一帶。

『喀拉。』

淋浴間的門鎖一扣,一股力量將媽媽往前一送,順勢的上半身就貼
在了玻璃門上,美乳壓在冰冷的玻璃上,使得乳首上的蓓蕾充血勃起,
腰間的大手一路下滑,分開了媽媽緊閉的大腿,感受到背後雄軀的貼近,
股間被秦樹的雙手佔據輕撫,蜜穴瞬間就潮溼了起來。

花灑持續的灑著水,媽媽的大腿間感受到了一根巨物的靠近,此時
閉著眼睛的媽媽腦中浮現出秦樹下體巨大的肉棒輪廓,秦樹的雙手仍在
媽媽的身上游移,大肉棒隨著身體的移動輕拂過媽媽的蜜唇,隨著頭上
的花灑停止,秦樹也用手固定住了媽媽的身體。

「秦樹~你快出去!」水流的停止,讓媽媽稍稍清醒,也給予媽媽開口
的時間。

「紀姨都休息了好幾天了,又要食言了嗎?」秦樹充滿魔力的話語在媽
媽的耳邊響起。

「我哪有食言........」想起自己在意亂情迷時的承諾,媽媽反駁的聲音漸
漸變小,本來挺起的身子被秦樹再次下壓,變成了最適合進入的姿勢。

「紀姨放鬆~」秦樹輕拍媽媽的美臀,巨大的龜頭頂在花唇上,感受到
下體一陣火熱的媽媽,心中不自覺地揚起了一股期待。

「啊~」

在自己教師宿舍當中,與外甥同處,從幫著外甥手淫到口交,再進
一步的被侵犯失去了人妻的貞潔,媽媽在秦樹面前身為教師與姨母的尊
嚴,在大肉棒進入自己體內的同時,被狠狠的踩在了地上。

濕潤的花徑迎來了驚喜的訪客,碩大的龜頭一路挺進,擠開了層層
的皺褶。

刺激的電流從下而上,透過媽媽陰道內的肉壁,影響到了最表層的
皮膚,霧氣奔騰的淋浴間裡,媽媽的手上卻因快感而掀起了一層雞皮疙
瘩。

「嗚.....好深.....」充實的進入讓媽媽有種下體被撐開的感覺,像是被串
在竹籤上的鮮肉一般等待的大火的燒烤,口中不由自主地流出了一絲的
呻吟。

秦樹挺動起了腰桿,緩慢而堅定地享受著媽媽緊湊的蜜穴,嗅著媽
媽身上發出的香味,大肉棒愈發挺硬,借助著媽媽屁股驚人的彈性,來
回做著活塞運動,胯下沈甸甸的肉袋甩打在媽媽的陰部,肉棒深深的頂
入媽媽的蜜穴盡根沒入。

兩人的性器交合處滲出汩汩淫水,秦樹每次挺入都會在最深處停留,
屁股有意識的夾緊使龜頭更加充血變大,腰部小幅度的扭轉在媽媽的花
心上碾磨,抽出的時候,慢慢的抽離到肉冠退出蜜唇的包覆,龜頭的前
緣卻依然開闢著前進的道路。

平穩而緩慢的抽插,讓媽媽的小穴有著足夠的時間勾勒出秦樹大肉
棒完整的形狀,狹窄的腔道為了方便肉棒的進出,分泌著誘人的淫水,
腰間的大手不知的什麼時候攀上了媽媽的美乳,山峰上的乳蒂從冰冷的
玻璃被解救出來,滑入了一雙滑順的大手。

睜開眼睛的媽媽視線下移,發現了白色的泡沫蘊滿了自己的胸口,
秦樹的大手在身體上肆意的滑動,將那純潔的白色撫抹在媽媽身上的各
處。

雙重的感官刺激來自身體的內外,媽媽的意識慢慢的被情慾抽離出
了身體,前俯的身體漸漸地抬起,雙手從扶著透明的玻璃到扶在秦樹的
手上,隨著秦樹在自己的身體上游移。

「嗯.....嗯嗚.......秦......秦樹」

「嗯?」

「別……別這…..不要這樣」

「是要加快速度的意思嗎?」

彷彿回到那個第一次被侵犯的場景,媽媽體內的慾望被激發,秦樹
的大手彷彿有魔力一般,不論是搓揉著雙乳,或者輕撫著美頸,甚至是
在媽媽的腰間滑過,都能帶給媽媽身體一陣刺激。

雪白的泡沫充斥在媽媽的身上,又被花灑灑出來的水給帶往身下,
身上的水流順著媽媽的嬌軀,水滴型的美乳不停的在大手下變化的形狀,
媽媽借著牆壁的助力,主動地向後挺動著翹臀。

「啪啪啪........啪啪......啪啪。」肉貼肉的撞擊聲在狹小的淋浴間格外的
響亮,頭上的花灑不知道什麼時候停止了灑水,而在媽媽身上累積的快
感,讓所有的感官匯聚於下身的蜜穴。

當肉棒往內擠進時,媽媽的小穴不自覺地收緊,攛著肉棒的嫩肉像
不捨得肉棒的小手一般緊握,臀部向後配合著後挺,不但縮短了肉棒進
入了時間,也加快了抽插的頻率。

而肉棒往外抽出時,媽媽藉著與秦樹胯下撞擊的反作用力,小腹一
陣緊收,當碩大的龜頭抽了到即將離開小穴的那一剎那,蜜穴口一圈筋
肉收緊,媽媽雙手一推,快速的向後聳動,將肉棒吞回自己的桃花源內。

媽媽與秦樹兩人第一次在廁所內做愛,濕滑的地板讓秦樹的肉棒幾
次都沒抓好距離,滑出媽媽的蜜穴,撞在媽媽敏感的肉芽上,惹的媽媽
一陣顫抖,好在堅挺的肉棒不需要手的輔助也是直直的指著蜜穴口,下
一次的挺動就駕輕就熟的返回濕潤的蜜穴。

幾次意外地滑出之後,秦樹與媽媽開始抓住了彼此的節奏,肉棒滑
出的頻率大幅下降,而牆上的水珠的滑落,為媽媽提供了更穩定的支撐,
秦樹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幅度也越來越大,經過幾次的嘗試,秦樹開
始在抽出的過程,抽離到整根離開蜜穴,只有龜頭前端輕抵著蜜穴口。

「嗯.....啊…..嗯....啊….嗯..啊!」這樣抽插幅度的改變,使得原本和諧
的撞擊聲,又開始出現了中斷,大幅度的進出使得媽媽感受到的刺激極
速加劇,每每秦樹從蜜穴口一路不停地撞進媽媽從未對其他人開放的子
宮當中時,媽媽都會從口中流出一聲滿足的感嘆。

媽媽發出著爸爸從來沒有聽過的嫵媚呻吟,並快速調整著自己臀部
迎合的程度,讓秦樹的長程火砲可以每次準確地進入應有的軌道,秦樹
得意地瞧著媽媽的媚態,看著自己的大肉棒在抽離蜜穴時帶出來的嫩肉,
心中一片火熱,不時改變雙手撫摸的所在同時,也努力地擺動腰肢讓媽
媽登上一次又一次的巔峰。

『太大了,怎麼可以每次都插得那麼深,到了現在都還沒有慢下。』

媽媽腦中完全失去思考能力,身體本能地追逐著歡愉的慾望,已經
無法計算在這高強度的性愛之中,自己已經高潮了幾次,每次蜜穴的緊
縮,身體劇烈地顫抖都會讓原本歡愉的節奏變調。

而秦樹則會在這時配合著媽媽,改變自己的抽插頻率及深度,快速
的讓媽媽進入下一次高潮的前奏,巨大的征服感讓秦樹的肉棒愈發堅挺,
卻一直保持著堅硬如鐵,卻絲毫沒有射精的徵兆。

「秦......秦樹…...不要.......了........不要再插了..」連續的高潮讓媽媽不堪
的開始求饒。

「紀姨太狡猾了,自己舒服了就不管我了。」秦樹沒有停下節奏,腦中
一轉嘴中說出了調戲的話語。

「不…..不….是太..深了.....受...受不了......停一下....」媽媽毫不在意秦樹
的調戲,只想著讓快感稍微停止。

「停下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紀姨你要怎麼補償我。」秦樹看著無法思
考的媽媽,得意地持續抽插。

「嗚嗚......我.....我不….不知道....」無法思考的媽媽被強烈的快感刺激的
流出了眼淚。

「不然紀姨幫我吹出來吧,這樣紀姨就可以休息一下了。」秦樹雙手托著
媽媽的美乳,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嗯嗯....嗯嗯......嗯嗯....」媽媽搖頭晃腦,彷彿不願意接受秦樹的提議
般低著頭。

「不要嗎?那我要繼續開始加速囉。」秦樹見狀,將雙手下移至媽媽的
纖腰,腰部的頻率開始提升。

「停.....好......我答應你。」快感的再次提升讓媽媽回過神,急急忙忙的
就當應了秦樹的要求。

秦樹停下了腰部的擺動,當肉棒從媽媽體內抽離的瞬間,媽媽彷彿
是失去支柱般蹲了下去,秦樹撥開了媽媽潮濕的頭髮,將自己的肉棒遞
到了媽媽的面前。

「唔嗚.......唔.....」毫不留情的突入讓媽媽的嘴中傳出了難受的聲音。

「紀姨的小嘴還是一樣舒服,之後一定得天天用嘴幫我。」秦樹的雙手
控制著媽媽的頭,下身的肉棒來回的進出媽媽的小嘴。

慢慢的,秦樹像是在重複剛剛與媽媽的激情般,開始將整隻肉棒抽
離媽媽的小嘴,只剩下龜頭前端底著媽媽的雙唇,進出的速度忽快忽慢
的在媽媽的嘴中來回馳騁,慢慢的進入到媽媽嘴中可以承受的極限時,
瞬間的向外抽出,不斷的刷新媽媽嘴中含進肉棒深度的紀錄的同時,也
指點著媽媽在各種肉棒進入的情況應該要怎麼樣使用舌頭。

「唔....呼哈....唔....呼哈....唔....呼哈.....咳咳...唔」在媽媽順利地適應了
秦樹半截肉棒的深度時,媽媽的小嘴替代了蜜穴的位置,秦樹利用三淺
一深的方式,不斷的測試媽媽的極限,而那一身往往都會造成媽媽劇烈
的不適,原本從蜜穴流出的淫水混和著唇邊的唾液擦亮了秦樹的陽具。

連續的擺動腰肢讓秦樹也開始感到疲憊,原本挺動的腰部漸漸緩了
下來,抓著媽媽後腦的雙手,輔助著媽媽移動著頭部,在自己的跨間吞
吐著。

掌握控制權的媽媽,並沒有因為秦樹鬆開了後腦的控制而停了下來,
反而因為沒有了限制,更加靈活的擺動腦袋,舌頭開始已不同的角度,
掃舔著秦樹的棒身。

秦樹雙手托著媽媽的美乳,後身靠著牆壁,享受著媽媽主動的服務,
雙手時而揉捏,時而挑逗著尖端的乳頭。

「紀姨別忘了下面,全部都要照顧到啊!」

媽媽的嘴中不斷吞吐,舌頭捲纏龜頭的同時,眼睛不忘充滿情慾的
看著秦樹的反應,每當秦樹皺起眉頭,媽媽都會重點的加強當下的動作,
不論是加強嘴中吸吮的力量,又或著是增加舌頭舔舐的力度。

而每當秦樹開口,媽媽都會迅速的滿足著秦樹的要求,吐出肉棒從
上而下舔食著棒身,或把兩粒碩大的睪丸含入口中舔弄,媽媽與秦樹的
配合讓淋浴間淫縻的氣氛昇華到了最高點。

濕熱的霧氣快速地被抽風機給抽去,媽媽已經持續吞吐秦樹的肉棒
超過了十分鐘,媽媽忘我地幫著秦樹口交,鼻中傳來秦樹身上特有的雄
性氣味,刺激著媽媽的嗅覺,挑動的媽媽的情慾,讓媽媽主動加快著吞
吐的速度,像是渴望品嚐囊中的精液一般的積極。

「啵~」

「紀姨應該休息夠了吧?我想要回報紀姨的辛勞,再把紀姨幹得舒舒服
服。」

秦樹突兀的從媽媽的嘴中抽離出自己的肉棒,將媽媽扶起一條腿剛
在肩上,不等媽媽有所反應,就在雙手環抱著媽媽固定的同時,將大肉
棒一把插進了最深處。

「啊啊…........嗯啊….....嗯......」

媽媽一聲長呼,迎來了秦樹快速的抽插,媽媽的身體完全地靠在了
秦樹的身上,全身的受力點除了腳之外,都在體內的大肉棒上,媽媽嬌
紅的臉蛋上面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神情,在這淫縻的氣氛中加劇著秦樹的
征服感。

「紀姨,我要開始加速囉!」媽媽的媚態刺激著秦樹,秦樹貼著媽媽的
臉頰,肆意地在嬌柔的肌膚上頭颳拂著,下身的挺動速度驟升。

媽媽原本已經沒有水珠的大腿,被肉棒抽離時所帶出的淫水再次打
濕,兩百多下的連續抽插,再次把媽媽帶入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

高潮中的媽媽仰著脖子,像是要將體內累積的慾火都給發洩出來般,
忘情地呻吟著。下身的交媾仍然繼續進行著,媽媽已經不滿足被動的挨
插,胯部上抬,身體自然地扭動到最適合抽插的姿勢,每當秦樹的肉棒
來襲,媽媽都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蜜穴迎向入侵的敵人。

秦樹看著媽媽從被動轉為主動,邪笑著放下了媽媽的大腿,雙手固
定著媽媽纖腰的兩側,將姿勢變回了長程火砲最有利的姿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貼肉的撞擊聲再次響起,秦樹與媽媽的
默契再次提升,肉棒快速的突破子宮頸的限制,進入到了媽媽體內的最
深處,肉棒的前端肆意地颳磨著宮壁與腔室內的嫩肉,又狠狠地將媽媽
嫣紅的嫩肉帶出。

肉棒不再意外地滑出,劇烈的快感征服著媽媽的大腦,也刺激著秦
樹在媽媽的耳邊低吼,而秦樹的低吼像是給了媽媽更多的力量,不斷配
合著向後聳動著翹臀迎接大肉棒勇猛的征伐。

兩人發洩著自己的情慾,劇烈的快感讓媽媽的身體染上一層美豔的
紅色,汗珠從頸間滑下,從上一次的高潮開始,媽媽的身體一直處在高
潮的風暴中心,化身為欲海中的一葉扁舟,不斷地迎向更高的浪潮。

媽媽嘴中的呻吟在秦樹適度的引導之下,不斷地開始了各種的求饒,
一會兒要求快點用力,一會兒要求慢些輕點兒。

「啊…..不….不行了....秦樹…...我饒了我吧.......」大肉棒把媽媽幹得死
去活來,媽媽敏感的身體承受不住快感的壓榨,不得不像秦樹求饒。

「紀姨又想要偷懶了,我快射了,再堅持一下。」見狀的秦樹,不再忍
耐,放鬆了自己的臀部,並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真的不行了.......太深了....啊…」美感的侵襲讓媽媽無力承
受,秦樹最後的加速更讓媽媽完全失去對自己身體的控制。

「操.....我來了.....紀姨....全部都射給你......啊…..」秦樹最後奮力的一頂,
將龜頭狠狠地抵在子宮壁上,將濃稠的精液噴灑而出,滾燙的精液將媽
媽的今晚的高潮推上了頂點。

飽滿的睪丸不停地抽動,輸送著一股一股熱騰騰的精液進入媽媽的
子宮,秦樹的雙手牢牢地抓著媽媽的腰撐著媽媽,終於,在最後一股精
液射入之後,秦樹鬆開了他的雙手。

癱軟的媽媽蹲下去的同時,秦樹的肉棒從媽媽的蜜穴中抽了出來,
還沒有完全疲軟的肉棒扔保有著年輕的硬度,汩汩白色的精液從媽媽的
蜜穴湧出,在淋浴間的地板上形成了一小攤白色。

喘著大氣的媽媽貪婪的吸著新鮮的空氣,上下起伏的身體形成了另
類的美感,秦樹同樣累得不輕,但是他卻顧不得休息的往前一步,伸手
將媽媽的秀髮撩起,同時將自己的肉棒遞到媽媽的嘴邊。

「紀姨,快幫我舔乾淨。」沾滿著淫水與精液的肉棒在媽媽的臉上畫著
圈。

媽媽睜開疲憊的雙眼,看著這個剛剛把自己幹的高潮迭起兇器,認
命地張開嘴,用著舌頭舔舐著自己高潮的味道。

頭上,花灑的水再次灑下,小小的淋浴間又升起了迷濛的霧氣,除
了水聲之外,一股誘人的呻吟再次響起,為這寧靜的屋裡再添一絲春色。

[完]
上一篇:上一篇:亂倫戀曲(全) 下一篇:下一篇:姨媽能幫你發洩... 解決不了你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