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AV > 成人小说 > 淫荡人妻 > 爛貨的婚房淫事   点击:加载中
爛貨的婚房淫事

莊文馨的確是個很漂亮很風騷的女人。

早在上學的時候,她就是遠近聞名的破鞋了。校園內很多男老師、男同學都
上過她,畢業後更是放蕩不堪,不管什麼人,只要是個男人,都可以上她。而且
不分場合,不分地點,一點也不怕丟臉,就算出門打個醬油什麼的,也可能帶一
肚子精液回來。

可是她突然間宣佈要結婚了,使很多人大跌眼鏡。本來大家以為她這下該有
所收斂,可是就在結婚當天,她在自己的婚房換婚紗準備出席婚禮時又被人輪暴
了。

  「操!你這個爛貨,居然要結婚了!」

在莊文馨的陰道裡放過無數次精液的管子闖入婚房,對著還有打扮著的莊文
馨說。跟他一起闖入婚房的,還有好幾個男人。

  「哦,是管子哥哥啊。」莊文馨背對著管子,也不回頭,大大方方的說道:
「你看我的婚紗是不是太高了,奶子露的太少了,大家會不會覺得我保守啊。」

  「也不知道那個傻瓜會娶你這樣的賤貨。」

跟在管子身後的狗子上前將婚紗從上拉到下,莊文馨兩隻大奶子立刻彈了出
來。

說到狗子這個綽號,還是莊文馨起的。有次狗子在莊文馨嘴裡射精後,莊文
馨細品了一下,說他的精液的味道跟狗的精液差不多。

  「唉呀,你們急什麼。等我先辦完婚禮,把老公哄睡了你們再來輪我嘛。」

莊文馨嘴裡埋怨,但卻毫不阻止狗子的行為,只是雙手拎著婚紗,象徵性的
向上拉了拉,仍然挺著兩隻大奶子對著大家,毫無羞恥感……

狗子把莊文馨從化妝臺上抱起,放在她的婚床上。這邊管子等幾個男人已經
脫掉了褲子。

  「操,這婚紗真難脫!」狗子怒駡道。

  「叫你們別急了,婚紗又難穿又難脫。算了,你們褲子都脫了,不讓你們發
洩一下是不可能了。婚紗別脫了,就穿著吧,讓你們玩玩新娘子。嗯,誰先來幹
我的嘴。」莊文馨躺在婚床上一臉淫笑。

  「讓我先上,我喜歡幹她的嘴。」

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搶上前,將自己已經硬起來的肉棒塞入莊文馨嘴裡。

  「操!明明是我排在前面的。」管子笑道,「算了,你們先操吧我最後來。」

  莊文馨嗚嗚的說不話來,大牛把莊文馨的嘴當成陰道,用力的幹了幾下,每
一下都頂在喉嚨邊上。

  「莊文馨!你這個騷貨,我最喜歡幹你的小嘴。」

大牛幹了一會兒,把肉棒撥了出來,在莊文馨漂亮的臉蛋的擦拭著肉棒上的
口水。

  「咳,咳,大牛哥哥,我也好喜歡你的雞巴,以前你每次都幹到我食管裡去,
感覺很棒。今天怎麼待我這麼溫柔,我不習慣耶。」

莊文馨一邊舔著大牛的肉棒,一邊說道。

  「嗎的,你今天結婚,老子有點不忍心罷了。」

  「呵呵,大牛哥哥你誤會了。我就算結婚了也是個公妻。大家可以隨時來玩
我,最好當著我老公的面玩我。」

  「原來你是要給你老公送頂綠帽子啊。」

大牛聽完狠狠的將肉棒頂入莊文馨的喉嚨裡。

  莊文馨常常被人幹嘴,深喉技術不錯。她熟練的張開嘴巴,儘量讓肉棒插入
的舒服點。但是,大牛突然抱住她的頭,用力向自己肉棒按下去。

  莊文馨頓時窒息了,她感覺整個龜頭都進入了自己食管。當大牛放開她的頭
時,莊文馨趕緊吐出肉棒癱在婚床上喘氣。

  這時,其他男人都圍了上來,有的將肉棒放在莊文馨的臉上磨擦,有的把手
伸入婚紗裡撫摸莊文馨的身體,管子把手指直接插入莊文馨的逼裡,快速的插送。

「啊,啊,你們,你們這群壞蛋,摸得我,好舒服……」

莊文馨輕聲的呻吟著。她的身體本來就很敏感,被大家這麼一摸,很快來了
感覺,逼裡流出一股股淫水。

  「你這個賤貨!誰那麼不幸當了你老公啊?」

狗子在玩莊文馨的乳頭,還不時的低頭吮吸。

  「啊,乳頭,好舒服啊。狗子哥哥,我一直……我一直都是大家的免費婊子,
以前讓大家白玩,以後大家若是不嫌我被輪的次數太多,隨時可以找我。我保證
準時到達指定地點,任大家玩弄。」

莊文馨已經完全興奮了,她眼神迷離,嬌喘連連。

  「操,你就是個做婊子的命!」

管子擼起婚紗,將自己的肉棒頂入莊文馨的陰道,莊文馨果斷張開的大腿,
迎接管子的姦汙。

  「唉呀,管子哥哥,你的雞巴好像又變大了。你會把我的小逼撐大的。」

  「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婊子!」

管子一邊辱駡著,一邊用力的幹著莊文馨。

  「啊,啊,小馨好喜歡,幹死小馨了。啊,嗚……嗚……」

這時大牛重新把肉棒幹入莊文馨的嘴裡。
  
管子的綽號也是莊文馨起的,她覺得管子的肉棒超長,又硬得離譜,跟水管
似的。

  現在莊文馨上下兩個嘴都塞入了肉棒,幹得她無法思考。

  「來了,來了,啊,來了,我高潮……」

莊文馨的高潮來得很快,卻無法說話。只能繃直了身體,夾緊了陰道。

  「哈哈,小婊子開始高潮啦。」

大家都很熟悉莊文馨的身體,知道她高潮時的樣子。

  「還有好多人,可是馬上就要婚禮了啊,得加快速度了。」莊文馨心想。

  「啊,這賤貨,爽!」

大牛喊道。這是因為莊文馨抱住了他的腰,拼命的把他的肉棒向喉嚨裡吞。
這種不知死活的玩法極大的刺激了大牛,大牛感覺快射了。

  「大牛,你射她逼裡吧。射臉上她要重新化妝,時間不夠。」狗子在提醒。

  「嗎的,她的小賤逼現在是管子在玩,我直接爆了!」

大牛說著就開始對莊文馨進行口爆。

  大牛的精液射得很多,莊文馨來不及吞,流了一些出來,掛在嘴角。

  「爽了!」大牛滿足了下來了。

  「啊,哥哥們,你們快點射吧,我馬上要去婚禮了。隨便什麼地方都可以,
吉時要緊。」

  大家相視了一下,圍了上來,肉棒在莊文馨的身體的各個地方磨擦,狗子則
騎在莊文馨身上,用莊文馨的奶子乳交。莊文馨心想,得刺激大家一下,這樣才
能在吉時到來之前讓大家統統射掉。

  「啊,大家玩得我好開心啊,小馨好爽!今天我是大家的新娘子,妓女新娘,
結婚當天還讓男人操的爛貨、騷逼。大家直接內射我啊,啊,算了,顏射我吧,
反正我也不要臉了。」

  在莊文馨的淫詞浪語之下,大家紛紛射精,全射在她的臉上、嘴裡、奶子上,
管子和其它幾個人堅持射在她的陰道裡,說要讓莊文馨帶著他們的精液去結婚。

  「好了爛貨,你的吉時已到,你去參加婚禮吧。哈哈,你就帶著我們的精液
出嫁吧。」

10多個男人發洩完獸欲,拎上褲子走了。莊文馨也顧不上臉上、嘴裡、身
上、陰道裡、婚紗上粘滿了精液,稍稍整理了一下就跑出去了。

  婚禮開始了,新郎簡短的致詞後,由新娘莊文馨致詞。

  莊文馨微笑的對大家說:“歡迎大家參加小馨的婚禮。首先要謝謝老公,同
意參加婚禮的人,全部由我來定。大家可能互相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其實,
今天來參加婚禮的,全是我都是曾經上過我的男人!

  「啊!」大家知道莊文馨很賤很爛,但沒有想到她居然在自己婚禮上邀請了
全是上過自己的男人,還毫無廉恥的說出來。

  莊文馨接著說:「由於上過我的男人太多,那些不認識的陌生男人就沒有邀
請。」停了停,然後看了老公一眼,繼續說,「現在,我來宣佈幾件事。」

  「1、莊文馨雖嫁為人妻,盡人妻義務,但性生活保留絕對自主權;2、凡
是來參加莊文馨婚禮的男性嘉賓,終生享有莊文馨的身體;3、莊文馨接受參加
婚禮的男性嘉賓任何形式的姦淫、輪暴、內射、顏射、口爆等,若有新奇的玩法,
莊文馨無條件服從,全力配合;4、莊文馨接受參加婚禮的男性嘉賓任何程度的
羞辱、打罵以及各種性虐,如果有需要,莊文馨也可以讓狗或其它動物操逼;5、
參加婚禮的男性嘉賓有權將莊文馨當妓女一樣,轉讓給其他陌生男人姦淫,並可
以收費;6、以上5條,即時生效,莊文馨終生不得反悔。」

  莊文馨念完之後,笑吟吟的看著目瞪口呆的老公,說:「老公,真不好意思,
讓你娶了個爛貨。我這麼爛,我想你現在對我應該沒什麼興趣了吧。你乾脆就別
上我了,他們搞我都不用套的,萬一我懷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種。你若是
想找女人,錢我來付。不過,你今晚就在這裡看著我被這些男人輪暴,好不好?」

  不等老公回答,莊文馨轉身面向大家,大大方方的解開了婚紗,一絲不掛在
站在大家面前,高聲說:「小馨我是個人人可操的騷婊子,在學校已經是個公認
的校園公廁了,每個男人都可以不付錢就來上我。我的身體大家應該都不陌生的
吧。大家現在就可以來操我了!就這裡,當著我老公的面!把我搞爛。如果你們
今天不搞爛我,我就出去讓流氓拉到小巷去輪暴,到工地上讓工人們蹂躪,給乞
丐接種生孩子!」

  所有的男人蜂擁而上,莊文馨如一只小羊淹沒在狼群之中,傳來她陣陣淫蕩
的笑聲。

  這註定是個瘋狂的新婚之夜晚。


【完】
上一篇:上一篇:我與離婚的阿姨 下一篇:下一篇:一個極品人妻的無奈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