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AV > 成人小说 > 淫荡人妻 > 葉蓉與技工   点击:加载中
葉蓉與技工

葉蓉上次被髒漢乾過之後,興奮了好幾天。畢竟好長時間沒有被乾過了,突然找到一個自己滿意的性愛對象,又髒污,又粗俗,又大膽,又夠笨,簡直太完美了,害得葉蓉好幾次都想直接跑到工人宿舍去找他再乾自己幾次。但是,理智告訴她,自己雖然很喜歡被這種粗俗的髒漢玩弄,但自己畢竟還是個管理層,是個國內一線名牌大學畢業的研究生,在這裡會有遠大的前途。如果自己獨特的愛好被被其他人發現,落下一個變態女人的名聲,自己這輩子就算是徹底交待了。所以只好強忍著性慾,一面每天晚上自己用電動陽具緩解性慾,一面尋找適合的機會。
  這天,有兩個工人下班領了工資後突然提出辭職。他們都是技術骨乾,公司培養他們不易。現在他們要走,還直接明了的說,是別的公司加了他們雙倍的薪水他們才要離開的,而且晚上就走。由于他們技術精湛,一時還找不到能替代他們的工人做技術帶頭人,他們若是突然離去,必將造成短期損失。這件事甚至驚動了董事長,董事長認為這時不宜立刻加薪給這兩個工人,但必須要挽留他們,決定這件事不交給人事部,而是交給了心思縝密、善于溝通、有親和力的葉蓉來處理。
  葉蓉一時有點受寵若驚。這是第一次由董事長直接把任務交給她,這是個在高層面前表現自己的好機會,說不定會對自己的前途產生很大影響。
  事出緊急,葉蓉接到電話已經是晚上了。她趕緊從家裡開車到公司,直接停車在高級技師宿舍門口。這兩個工人是技術精英,公司待他們可謂不薄,住得是單間,而整個高級技師宿舍就他們兩個住。
  到了技師單間,只有一個人在。他已經把行李打包好了,一個人坐在床上在等著什麼。
  「哦,您是劉師傅嗎?」葉蓉暗想還好沒走,來得真及時。
  「什麼劉師傅,我是你的劉哥哥,哈哈。」這個男人居然一把抱住了葉蓉,不由分說的吻著。
  「啊啊,住手。你乾什麼?」葉蓉大吃一驚,這個姓劉的居然這麼過分,好像自己還輪不著要用色相留人吧,不由得有點惱怒。
  「好妹子你裝什麼呀,我等下就走了沒時間。」
  「你……你乾什麼,住手。」葉蓉雖然生氣,但現在還不能得罪他。
  姓劉的技師一把將葉蓉扔在床上,「難怪小金到處欠債。不過在你這麼漂亮的女朋友身上花點錢也是應該的。」說著,脫了T恤,露出精壯的肌肉。
  看著劉技工這一身精壯的肌肉,葉蓉心一動,緩緩的說:「哦,你剛才說什麼呀,我怎麼聽不懂。」
  「聽不懂?也是,這種事也不怪小金不敢說得太明白。老子等下就離開這鬼地方了,你男朋友小金還欠我2000塊錢呢。他還不出錢來,自己說讓女朋友過來讓我和老鄭一起乾一次,算是抵債。」
  原來這個劉技師把自己當成什麼小金的女朋友了,葉蓉不由得在心裡罵道:「你都快走的人了,傻子才會把女朋友送來給你乾。緩兵之計都不懂,你還真是個笨蛋。說不定那個什麼小金,根本都沒有女朋友。」
  劉技師說著,坐到床邊,摟著葉蓉的小腰,「寶貝,這次明白了吧。看你穿著戴的,全是名牌,小金沒虧等你呀。借我的錢,全給你買衣服的吧。今天等于用自己的錢玩你。」
  「哦,是這樣啊。」葉蓉裝作恍然大悟,「可是,另一個人呢?」葉蓉很擔心另一個鄭技師是不是已經走了。
  「當然是兩個人一起上你?我的小寶貝,2000塊錢呢,我去把老鄭叫來。」劉技師站起來欲向外邊走。
  這時,門打開了,進來一個扛著行李的高大的漢子。葉蓉本能的跳起來,裝作無辜。
  「哇塞,這麼漂亮的妞,真是小金的女朋友?」來人驚嘆于葉蓉的美貌。
  「老鄭!你來得正好,我剛想去找你。」
  老鄭一把推開劉技工,把行李放在地上。「想不到小金真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小劉,你還愣著乾什麼,脫褲子乾她,乾完走人!」說著反鎖了房門。
  小劉一邊脫褲子一邊淫笑,「乾就乾!一起乾,這次的火車票錢是你墊的,我就不還了啊。你看這妞漂亮吧,多水靈,說不定全公司最漂亮的葉蓉小姐都沒她好看。」
  葉蓉嚇了一跳,然後迅速反應過來,這兩個人根本不認識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來挽留他們,回想起接到這個任務是董事長直接電話通知的,應該是事出緊急,沒有一層層下達,也就是除了董事長,沒有人知道自己來這裡挽留這兩個技師。不過自己被傳說成全公司最漂亮的女性,葉蓉不禁有點陶醉,想想上次到集體宿舍只有一個髒漢就把自己乾得欲仙欲死,這次有兩個粗壯的漢子,說不定會留下更特別的記憶。再說,整個高級技師宿舍就他們兩個人,門又反鎖了,更不會有人闖進來。于是拿定主意先跟他們玩玩,再想辦法完成董事長的任務。
  葉蓉笑吟吟的看著脫得手忙腳亂的男人,舉起雙手,將披在肩上的長發盤了起來,這是葉蓉的習慣動作,她怕做愛時壓著自己的長發影響快感。盤好之後,在兩個赤裸漢子的注視下,很自然的坐在床的中間,脫掉涼鞋。公司待遇真好,對這些技術特別精湛的技師安排的床比別人大得多,就算是4個人睡也不會擠。
  兩個技工咽了口口水,一左一右的坐在葉蓉兩邊,動手撫摸葉蓉,隔衣摸奶,順手脫葉蓉的衣服。
  「哦,你們……好壞。」葉蓉開始喘息,並習慣性的將手反在背後,十指交叉扣好。這是葉蓉最喜歡的玩法。先把自己的雙手固定住,這樣就算玩弄自己的人做出什麼激烈的危險動作,自己也不好第一時間反抗,這會增加葉蓉的性慾。但是兩個男人的動作太過溫柔,這不是葉蓉想要的。
  「哦,哦,好哥哥,衣服破了,我可以再買哦。」
  再蠢的人也能聽出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蓉這天穿的是名牌的短袖蕾絲邊襯衫和粉色短裙,但現在已經被兩個瘋狂的男人撕得粉碎!他們太粗野了!
  「媽的,這麼快就挑逗老子了,你原來很騷啊。」
  「啊,還有胸罩,還有內褲……」葉蓉開始淫詞浪語。
  「我去!小金的錢難怪花得快,他跟你看來每次都是這種玩法啊。」
  「才不是呢。我的衣服都是別人弄破的。」葉蓉說著一點沒謊,什麼小金她根本不認識。
  「原來你是個綠茶婊!那我們就替小金好好乾你!」老鄭似乎特別恨綠茶婊。
  「那就別客氣啦。」葉蓉覺得自己這句話說很不要臉,但她很期待這兩個男人能更Man一點。
  老鄭站下床,扯住葉蓉的內褲,用力扒了下來。葉蓉一陣子激動,不由得流出一股淫水。老鄭扛起葉蓉的雙腿,把大腿扛在自己肩上,「反正待會兒就離開這鬼地方了,今天乾狠點,照死裡搞!」
  葉蓉一點也不在意,也心想這個老鄭動作特別粗野,八成上過綠茶婊的當,要在自己身上發泄了。如果自己應該再刺激他一下,一定會讓他乾得更賣力些。
  葉蓉故意用力張了張大腿,讓自己的逼更加完整的露出來,不顧廉恥的說「好多人花錢想乾我的逼,可我就偏偏只讓不花錢的人乾。因為在我身上花錢的人太蠢太笨,還是不花錢的人……啊!!!!!!」
  葉蓉話沒說完就一聲慘叫,老鄭的怒火被徹底激發了,他狠狠的把自己的肉棒乾入葉蓉的陰道。
  葉蓉後悔了,不是後悔自己過度刺激了老鄭,而是後悔剛才沒認真看一下老鄭的肉棒尺寸,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就讓他這麼硬生生的乾進來,自己真是低估了老鄭。而自己的雙手十指纏扣著,根本無法推開老鄭,只得任由老鄭肆意而為。
  老鄭發了瘋一樣,一邊罵著「乾死你這個臭不要臉的婊子,爛貨,賤逼,對你這種騷逼,就不能客氣。乾死你!乾!」一邊快速地將自己的大肉棒一次次洞察葉蓉的陰道。
  小劉雙手摁住葉蓉胸部,幫助老鄭乾她,自己也不忘用力攥擠葉蓉的奶子。而葉蓉的胸罩,早被扯下來扔一邊去了。葉蓉的奶子不但大,形狀好,而且特別堅實有力,手感非常好,加上葉蓉故意挺胸迎合,小劉玩得特別滿意。
  老鄭乾了一會兒,葉蓉漸漸適應了。仔細感覺了一下,判斷老鄭的肉棒雖然很粗大,但長度不夠。所以沒有乾到最深處。這讓葉蓉很不爽。不過小劉玩奶子的功夫,倒是讓葉蓉很過癮,看樣子,這個小劉才是玩女人的老手。
  「啊,啊,啊,好哥哥,你把小逼都要乾爆掉了,求你先饒過我。哎呀,我的喉嚨,怎麼還空著呀……」葉蓉想讓老鄭來乾自己的嘴,騰出小逼讓小劉乾。但是,她失算了。
  老鄭玩得正在興頭上,沒興趣管她的嘴巴。反而是小劉立刻放過葉蓉的奶子,將自己的肉棒送到葉蓉面前。葉蓉只好斜過頭,整根吞了下去,好長,好大!葉蓉一直吞到喉嚨,自己的臉才碰到陰毛,迅速量好了小劉的肉棒尺寸。這個小劉才是極品男人,葉蓉不由得在心裡呼喊,「我需要被這個男人乾!」
  「饒過你?放屁!你一會兒裝純情,一會兒賣逼當婊子,對你好的男人不要,偏偏讓那種男人乾你。」老鄭完全把葉蓉當成騙過自己的綠茶婊,這令葉蓉覺得他有點小孩子氣,更不想讓他乾了。
  于是,葉蓉立刻張大口腔主動為小劉玩了一個深喉。小劉有點意外,沒想到自己的肉棒居然一下子就乾到葉蓉的食管裡,看著葉蓉翻了白眼,趕緊撥出了肉棒。葉蓉咳了幾下,就趕緊含住龜頭,快速的用舌尖舔掃馬眼,然後從陰囊開始,向上舔到龜頭,再含住龜頭,用嘴巴吸住,用舌面在龜頭表面翻滾。她要使小劉快點興奮起來,好早點換下老鄭。
  「哦,好爽啊,老鄭,她……這賤貨……活兒真好。比我們在外邊花錢找的婊子強多了。」小劉的表情似乎要上天了。葉蓉的口交技術的確很贊,幾任前男友都喜歡讓她口交,葉蓉也特別有自信。
  「老鄭,你來試試。真的很贊啊,花再多的錢也享受不到這麼好的活兒啊。」小劉贊嘆著。
  「真的,讓我爽一下。」這個老鄭從葉蓉陰道裡撥出了肉棒,也想試試葉蓉的口交技術。
  「啊,兩位哥哥,我知道你們想一起乾我的嘴,我也願意。但是,我的嘴巴好小,如果一起乾進來,我就沒法用舌頭舔了。」葉蓉希望老鄭來乾自己的嘴,小劉來乾自己的逼。
  「騷貨,我們不想一起乾到你嘴裡。你給老子跪地上去!」
  葉蓉只好起身下床,面朝他們跪在地上,那模樣,既嬌羞無比,又無比順從。
  葉蓉跪行到他們面前,彎腰俯身,伸出舌頭,交替為兩個男人口交。
  「賤貨!你活兒這麼好,怎麼不當妓女去。」老鄭很滿意葉蓉的口交服務。
  「老鄭別問了,說不定人家白天是小金的女朋友,晚上就是個妓女,嘻嘻,是不是,你這個公廁、破鞋!」
  葉蓉停了下來,淫蕩的說,「我是公廁啊,隨便上的;破鞋嘛,就算是吧;妓女可不是哦,我不收錢的。」
  「賤貨!」老鄭和小劉異口同聲,這算是給葉蓉下了定義。
  「謝謝哥哥們的誇獎。」葉蓉媚眼如絲。
  「你……我真對你無語,既然你這麼賤,舌頭又這麼好,來,別舔肉棒了,舔哥的屁眼吧!」小劉提議,卻坐著沒動。他覺得葉蓉十有八九會拒絕吧。別人的女朋友乾上一次就差不多了,又玩了口交,舔屁眼的事,就算是花錢給妓女也不一定會做的。
  「好啊!我給你們舔屁眼!」葉蓉一口答應,而且一點也不為難的樣子,很樂意。
  兩個呆若木雞的男人足足愣了三秒鐘,立刻爬起來轉身趴在床上,屁股撅起對著葉蓉。
  其實,葉蓉並沒有給男人舔過屁眼,但她在A片上看過,一直想試試。她一直就喜歡被有味道的男人,而這兩個技師從事的是技術活,並不做重體力勞動,所以體味不大,這一點讓葉蓉有些失望。于是剛才一直盤算著在他們身上找點有味道的地方舔舔,現在小劉既然要求她去舔屁眼,可謂自中下懷,或者說,求之不得。一來感受一下男人的屁眼是什麼味道,二來滿意自己有點小變態的心理,三來她希望把小劉伺候好,等下乾逼時更賣力點。
  葉蓉扒開兩個男人的屁眼端詳了一下,果然污物比較多,臭哄哄的。葉蓉伸出舌頭,先舔了小劉,小劉身子一顫,直哆嗦。
  「好哥哥,是不是第一次有女人舔你屁眼啊。」葉蓉暗笑,明明自己也是第一次,以為小劉提議舔屁眼,應該是深諳此道的,原來還是個「處男」。
  「好寶貝!今天這2000塊,真值了。」
  葉蓉一路仔細的舔下來,將小劉屁眼邊上的污物掃得乾乾淨淨,最後還直接將舌尖伸入小劉的屁眼中翻滾。小劉渾身直打顫,連聲叫爽。
  老鄭有些不高興,罵道:「賤貨你好了沒有,輪到老子了。」
  葉蓉呷了呷嘴,微笑著說:「別急呀哥哥屁眼裡的味道真好,我多舔了幾口。現在就來伺候你。」
  「媽的,你嘴裡髒不髒啊。」老鄭覺得葉蓉已經舔過一個屁眼了,嘴裡應該很髒。
  葉蓉一點也不覺得生氣,反正很興奮,剛才是第一次為男人舔屁眼,感覺不錯,那麼髒的屁眼被自己舔乾淨了,真有成就感,還想再來一次。但剛才舔屁眼的舉動使自己發情了,陰道裡的淫水一陣又一陣,都快高潮了。得早點結束,好讓小劉乾自己。于是她再次跪下,跪行到老送身邊,淫蕩的說:「宿舍裡沒有水過嘴,你給點唄。」
  老鄭疑惑的轉身看著她,葉蓉一臉笑意,性感的張開了嘴。
  小劉哈哈大笑,「老鄭你吐點口水給她嘴裡。」
  葉蓉笑得更開心了。
  老鄭低頭,吐了幾口唾液到葉蓉嘴裡,葉蓉過了過嘴,含笑吞到肚子裡去了。
  「這樣乾淨了吧。」葉蓉張開嘴讓老鄭檢查。
  「你這婊子,真夠味。」
  葉蓉見老鄭滿意了,就跪行到老鄭屁股後邊,對小劉說:「哥哥,你剛才玩我的乳房,好舒服。你技術真好,好會玩啊,但好像力氣小了點。」
  小劉立刻從背後抱住葉蓉,用力攥住她的雙乳,使出吃奶的力氣,擠捏著,幾乎要擠爆。
  葉蓉的奶子本來就是敏感地帶,而小劉特別會玩,又受到葉蓉的刺激,加大了力度,玩得葉蓉連連呻吟。而舌尖上的感覺又帶給她雙重刺激。葉蓉很快淫水直流,高潮在即。于是就更加賣力的舔著老鄭的屁眼,甚至連鼻尖都埋了進去,舌尖更是直接插到屁眼的最深處,並在四周掃來掃去。
  「啊啊,爽死了,上天了。」老鄭幾乎要射精。
  葉蓉抱緊老鄭,不讓他離開,舌頭加快速度。
  小劉突然騰出一只手,直接伸到葉蓉下體,用力反扣到葉蓉陰道裡,快速揉搓。
  「啊,啊……」葉蓉在舔屁眼、攥乳房、扣陰道三重刺激下,徹底泄身了,陰道裡涌出大量淫水,一股又一股,噴在地上。
  「媽的,你搞什麼,老子還沒爽夠。」老鄭見葉蓉癱在小劉懷裡,不再舔他的屁眼,非常生氣。
  「老鄭,時間不多了。那頭等著呢。這樣,這婊子蠻耐操的,我來乾她的逼,你玩別的地方。我還沒有乾到她的逼呢。我們加把勁,把她乾翻了,各射她一管,然後把她扔在外邊讓小金收貨。也讓小金看看他的女朋友有多賤。」
  葉蓉緩了緩,說:「好呀。不過你們千萬不要用套啊。」
  老鄭和小劉幾乎又是異口同聲:「賤貨!乾你還需要套嗎?」
  葉蓉很享受這樣的羞辱。
  小劉抱起葉蓉扔到床上:「賤貨,到了該了斷你的時間了。」
  葉蓉只是取過枕頭墊在屁股下邊,好讓肉棒更深的插入,張開了大腿,什麼話也沒有說,十分期待的看著小劉。「呵呵,終于到了小劉乾我的時候了,早就期待了呢。」葉蓉心想。
  葉蓉原以為老鄭一定會選擇乾自己的嘴,並爆在自己嘴裡。但老鄭不想再讓葉蓉的嘴碰自己的肉棒了。他覺得葉蓉的舌頭吸食過兩個男人的髒屁眼,已經不值得再乾了。不過,讓一個美女給他舔屁股的感覺的確很爽,想到很快就要離開這裡了,以後可能再也無法享受舔屁眼的服務了,心想還要趁這個機會多享受享受。于是,他上床雙腳在葉蓉頭兩側站好,屈膝下蹲,把整個屁股壓在葉蓉的臉上。
  「唔……唔……」葉蓉說不出話來。
  「老鄭,你壓在臉上她就不好舔了。」小劉提醒道,同時把肉棒對準了葉蓉的陰道。
  老鄭只好抬了抬屁股,如蹲坑一般。
  葉蓉知道老鄭剛剛沒有爽夠,于是伸出舌頭,賣力的舔老鄭的屁眼。只要換成小劉乾自己的逼,隨便老鄭怎麼樣了。
  「老鄭!我可警告你,你要拉大便也得我乾完了再拉,拉在這小美人臉上我可不依。」小劉很認真的對老鄭說,他大概覺得老鄭的動作像要拉大便。
  葉蓉很感激小劉的體貼,對小劉又多了一份好感,心想等下一定加倍伺候好小劉。
  「放心!我沒這婊子這麼髒!」老鄭一邊享受葉蓉的服務,一邊嘲笑葉蓉。
  「其實我倒有點想拉她臉上!」小劉壞壞的說道。
  葉蓉差點暈了過去,沒想到老鄭這麼嫌她髒,也沒想到剛剛有點喜歡的小劉居然想在自己絕美的臉上拉大便,這可不行,賤歸賤,騷歸騷,還是有底線的。
  小劉扒開葉蓉的雙腿,毫不客氣的把肉棒插入葉蓉的逼裡。葉蓉悶哼了一聲,放松了陰道,任小劉用力乾入。她之前用嘴巴測量過,小劉的肉棒很長,完全可以乾到子宮裡,符合自己的需要。
  「啊,要死了,你,好哥……哥,你……真的乾到子宮裡去了……太棒了!」
  小劉得意極了,「小婊子,我的長還是小金的長啊。」
  「好哥哥,你好厲害,我是你的了,是你的女人,隨你怎麼乾吧,乾死我……」
  「賤貨!我怎麼會有你這麼爛的女人,你自己說,你是不是個爛貨。」小劉開始發狠。
  「啊,好哥哥,我不行了,給我,射給我……啊!!」葉蓉被小劉乾得爽到極點,雙腿一陣子抽搐,來了第二次高潮。
  「啊,哥哥好厲害,搞得我好舒服。」葉蓉嬌喘連連,癱在床上。
  老鄭見葉蓉光顧著享受高潮,不認真舔自己的屁眼,就用自己的屁股在葉蓉的臉上擦來擦去。葉蓉有點煩他,就想早點讓老鄭結束,于是不顧自己剛剛高潮結束,全身無力,硬撐起身體,張開嘴頂在老鄭的屁眼上猛的一吸。
  「啊!!!!!!」老鄭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全身抽搐了一下。他突然甩開葉蓉的手,急急的起身把肉棒指向葉蓉的臉,葉蓉趕緊張開嘴巴,老鄭的精液立即直噴入葉蓉的嘴裡,但還是來不及了,很多精液射到了葉蓉的臉上。
  精液的味道直衝腦門,葉蓉感到自己今天晚上玩得實在是太賤了,太過癮了,這哪裡還是一個名牌大學畢業的女研究生,哪裡還是一個500強企業的管理人員。
  葉蓉一口咽下了精液,張大眼睛,淫蕩的看著老鄭,說:「真好吃!」
  「你真是淫賤無比的婊子!」
  「只有被你們乾,我才會變得這麼賤啊!你們太厲害了。」葉蓉一邊笑著,一邊用手把射到臉上的精液颳到嘴裡,還張大嘴巴讓大家看清楚她嘴裡的確含有精液,並含在嘴裡玩弄。
  「老鄭你說得對!她就是個最爛的婊子,這逼太好乾了,緊緊的,乾得太舒服了。」小劉又開始了抽插。葉蓉已經兩次高潮,身體有些累了,想早點讓小劉射掉,于是決定說些淫蕩些的話刺激一下小劉。
  「唔……我已經有一個月沒有被人搞過了。當然緊了,你多操會兒,我好爽。」
  「你這種爛貨居然會一個月沒有人上過。」老鄭表示懷疑。
  「真的。上次乾我的那個人還是你們的一個同事,車間裡的一個雜工。」
  「賤貨!這雜工是誰?叫什麼名字?」
  「我哪知道是誰啊。不過他乾得我好爽啊,我還給他舔了腳趾頭呢。」
  這次老鄭和小劉都沒有說什麼,對這種爛貨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了。小劉加快了抽插速度,表情很猙獰,似乎拼盡了全力。
  「啊……啊……呀……好厲害……小逼要被你乾壞了……救命……」
  葉蓉的雙腿張到最大,方便小劉一次又一次乾進自己的子宮,在小劉的努力下,加上葉蓉自己說的那些賤到骨子裡的話,葉蓉感到第三次高潮就要開始了。
  「他最後還……還小便到我身上……小便好香,可惜只我喝了幾口,好浪費……」說完這句話,葉蓉達到了第三次高潮。她感到身體已經不由自己控制了,自己的陰道宮頸同時緊縮,夾住了小劉的肉棒,帶給小劉無盡的愉悅。
  「我操!」爽上天小劉一把抓緊葉蓉的兩個大奶子,十個指甲嵌入了奶子裡,劃出10道深深的血痕。而頂入葉蓉的子宮的肉棒開始瘋狂的射精,一連射了七八波才停下來。
  「好燙呀。我最喜歡了。」葉蓉還在回味高潮的余韻,「人家的乳房都被你玩壞了。」
  這時,老鄭已經穿好了衣服。
  「快走吧,這婊子扔在這裡算了,再遲就趕不上火車了。」
  「今天真是太爽了」,小劉推開葉蓉的身體,站起來想走。
  葉蓉掙扎著起來抱住小劉的大腿,軟語懇求「哥哥不要走,我喜歡你們乾我。你們還在這裡的話,我天天晚上過來讓你們操。包你們快活。」
  「你這婊子這麼爛,誰還想操你。」小劉推開葉蓉。
  葉蓉直接從床上跳下來,跪到了老鄭面前,嚇了老鄭一跳。
  「請不要離開我,我被你們操爽了,我離不開你們了。我不是爛貨,剛才操我逼的時候你們也發現了,我的逼好緊的。」
  老鄭猶豫了一下,「可是已經跟那邊說好了,我們還是快走吧。」說完推開葉蓉,打開了房門。
  「喂,人家還沒有喝到你們的小便呢。你們到了外邊還是要尿尿啊,不如尿到我嘴裡吧。」葉蓉很緊張,若是他們就此離開,任務就失敗了。
  老鄭小劉對視了一下,放下了行李,轉身走向葉蓉,各自掏肉棒。
  「屁眼被我舔得很爽吧,你們花錢找的女人也不會給你們舔的。哦,對了,如果你們不走,我每天可以免費讓你們乾,讓你們爽,你們用不著出去花錢找女人,不就省下錢了麼,不等于漲了工資麼。我可是喜歡讓不花錢的人乾我喲。」
  說著,老鄭的小便淋了下來,葉蓉張嘴喝著,還用手捧了一些抹在沒有淋到的地方,以優雅的動作洗著小便澡。
  「我的身體還不錯吧,奶子玩了也過癮吧。只要你們留下來,我晚上讓你們玩我的身體,直接內射的哦。你們不用套的,就算是乾大了我的肚子也用不著你們管的,我不是有個男朋友嗎?有人負責的。」葉蓉越說越淫蕩,不由得又開始興奮起來,淫水又流出來了。
  「老鄭,如果她每天讓我們免費玩,的確很省錢。乾大肚子又不用我們管,打胎的錢都是小金出,我們連套的錢都省了,多好。不如……」小劉已經被葉蓉說服了。
  「可是,人家出了雙倍的工資請我們吶。」老鄭仍在猶豫。
  「要是你們玩膩了我,也可以把我轉讓給別人玩啊。我保證伺候得好好的,讓你們收費,想玩我的人可不少呢。」葉蓉的談判技術爐火純青。
  「對呀老鄭,我們可以用她的身體賺錢,這模樣,這身材,這騷勁,一定可以賺不少錢。」小劉覺得天上掉餡餅了。
  「嗯,可以是可以,她要是騙我們怎麼辦?」
  葉蓉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小劉就急急的說,「你傻呀,她是小金的女朋友。騙我們就把今晚的事告訴小金。說到底是我們把她乾爽了,她才這麼留我們的。」說著,小劉的小便也淋了下來。
  葉蓉微笑著喝了幾口,任小劉將小便淋遍她全身。
  「好香!我喜歡你們的小便。我明天還要。」
  「哈哈,沒見過你這樣的,你明天再來。我們不走了!」老鄭決定了
  「真的?你是不是騙我。」葉蓉可沒那麼容易放松警惕。
  「騙你乾什麼。好寶貝,玩了你半天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除非你把車票給我!」葉蓉撒嬌道。
  小劉奪過老鄭的車票,遞給了葉蓉。葉蓉迅速核對了實名制車票上的名字,鄭XX和劉XX,這和董事長交待她的名字完全一致。然後迅速撕掉車票。
  「哎呀,你撕了乾什麼?」
  「人家的衣服都被你們撕光光了都沒說什麼!人家怕你們走嘛。」葉蓉直發嗲。
  「算了算了,喂,你叫什麼呀。」
  「唉呀,我叫張艷。」葉蓉已經不耐煩了,任務已經完成,也爽夠了,現在要脫身,就隨便編了一個名字。
  葉蓉站起身,拾起地上的被撕破的衣服、胸罩、內褲,裝作擦身子。其實,擦不擦身子葉蓉是無所謂的,她的意圖是拿走這些東西,免得日後麻煩。
  「好哥哥,你們明天等我哦。明天讓你們乾我的菊門。」
  老鄭和小劉立即後悔了,早知道留下葉蓉再乾一炮,現在葉蓉渾身都是尿,沒法乾了。
  「還有,你們千萬不要告訴我男朋友哦,不要聯系他。要不然,我就不睬你們了。好了,哥哥們再見。」
  葉蓉打開門,探了一下外邊。外邊漆黑一片,什麼人都沒有。「我到底被乾了多久啊。」葉蓉呢喃著,走出了房門。
  帶著渾身的尿味,全裸的葉蓉走在過道上。這個地方除了老鄭和小劉,所以葉蓉才敢光著身子悠閑的走路。路燈照在葉蓉的裸體上,尿液在燈光下閃閃發光,顯得葉蓉格外性感。隨著葉蓉的步伐,子宮裡的精液開始順著長腿向下流。葉蓉彎腰用手從陰道裡掏出一些精液,遞到嘴邊吸了進去,在嘴裡玩弄著。
  上車後,她打開存放在車上的手機,撥通了董事長的電話,「喂,董事長,您好,我是葉蓉,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您。我已經說服他們了,他們不會走了。是的,他們連火車票都讓我撕了。哦,應該的,不辛苦。啊,真的,謝謝董事長提撥,我一定加倍努力。哦對了,這次的事是一個姓金的挑唆的,而且他還欠了很多錢,我覺得他不適合留在公司了,哦,好的,我馬上替您通知人事科,今晚就讓小金離開,多給點解約金讓他走得遠遠的永遠不許再回來。我覺得他恐怕巴不得呢,欠了這麼錢一定早想溜了。哦,董事長,為了挽留他們,我不得已胡亂答應了一些條件,真是對不起,不過我沒有告訴他們我的名字和職務。嗯,好的,我聽您的,我以後不會跟他們碰面的,讓人事部來談。請董事長放心,祝您晚安,再見。」
  葉蓉跟董事長通電話時,嘴裡還含著從陰道裡掏出的精液,一只手撫摸著自己被小劉抓出一條條血痕的乳房。想到明天晚上老鄭和小林等小金的女朋友等到天亮也沒人來,葉蓉不禁笑了起來,誰叫你們這麼笨呢,沒文化多可怕。
    【完】
上一篇:上一篇:嫖人正妻 下一篇:下一篇:背叛丈夫